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亥子的网易博客

一个用诗歌疗伤的草根农民。qq:1310961237

 
 
 

日志

 
 

【收藏】姜华的组诗《安康 地名或修辞》  

2012-06-13 14:49:30|  分类: 【收 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康  一座安静的城池

一座筑于殷商的城池  安静如处子
奔跑的汉江被引 诱
城门早已洞开  有各种方言
在这里流通  进出
弥漫在道家逼人的气息里
一座城市名讳  又怎能轻易喊出

我还在寻找钥匙  进入
这部史书内核  看乾坤斗转如何
把吉祥云图  和雨水
布施在城市上空  然后
收拢所有风水  四季  点石成金
绘出一幅水墨丹青

还有一些前朝的味道
被秦巴烟云  和汉水搅拌
潮湿  多汁  筋道
成为这个城市的气质  凝固或发散

夜宿东巷子

一条逼仄的巷子  从南正街现身  
夜晚有  小贩叫卖声  邻家炒菜声
小孩哭闹声  和男人女人梦魇
虚构着小巷情节  有跫声
如流星  扑打着翅膀  
飞过这个城市上空

这里是人间  离天堂远些
三轮车滑过动情区  小巷表情
有些零乱  琐碎  温馨
一个傻丫头的呻吟有些失控
还有羊肉泡叫卖声  伴着浓烈膻腥味
沿着小巷胃口穿行

在夜晚  或黎明有
天籁一样的颂经声  突如其来
如一件利器
把一城人的灵魂剖开

南寺传来的颂经声

那些歌声悠扬  舒缓  从容
总是在黄昏之后  或黎明前突然
绽开  这些异域声音
让我的矜持摇晃了一下
在南正街口  一个男人的忧伤
轻易地被一篇经文逼上绝路

人到中年  还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
纷扰的尘世  欲 望和爱
谁能侧身躲开风雨的追逐
因果轮回  早已被一句箴言说破
前世的宿命
今朝能结出怎样的果

我不是一个虔诚的圣徒  一生中
饱受世俗压迫已浑浊的灵魂
岂能被一段音乐
轻易超度

在东堤花鸟市场

那些被转了基因的花
开得冷艳  忧伤  多情
而困于缸内的金鱼  又暗藏了
多少前世隐喻
还有那些笼中鸟  T形台上模特一样
多么接近尘世的方言

那些卖花鸟的姑娘  大爷正在
使劲吆喝  他们的声音被生计挤压
沙哑  卑微  缺少光泽  就像那些赤裸着
无精打彩的花儿
在花市前驻足  我经常发现
一些鲜艳的表情里躲闪着阴谋

在东堤  阳光的阴影开始延伸
一场交易正在被反复推敲
一片令人轾息的美里  纠竟
隐藏了多少邪恶

西关夜市

一切都如此真实  在西关夜市
那些正在掀翻食欲  
烧烤味  汗味  香水味混为一谈
一些变形的表情和语言 让唐朝蒙羞
月也朦胧  鸟也朦胧  灯也朦胧
老板娘坐在柜台后  表情神秘

临座小 姐递给我  一个微笑
有些睡眠不足
一位先生坐在人生拐角
把一扎生啤喝得心事重重
这些场景显然缺少诗意
一位诗人  他发现了什么

其实  这只是个十分平常的夏夜
几个普通人的一次艳遇
在西关夜市
一截粗糙画面  被岁月复制

卖金鱼的马二花

卖金鱼的马二花  
住在南正街45号
年迈的三轮车和她住在一起  几缸锦鲤
曲来拐去的巷子  蜿蜒着她的坎坷
在三轮车吃力的喘息声中
两个年幼的孩子在后面喊饿

不需要闹钟  或听鸡鸣
也不需要看到阳光
乘着夜色  老鼠一样出没
那辆浑身都疼的三轮车  控制着生活节奏
每当新闻寺的颂经声  在夜晚或黎明前
响起  整个东巷子就有花香在奔跑  弥漫  

卖金鱼的马二花  也卖花草  和良心
那些狮子头  墨龙  鹤顶红
那些月季  吊金钟  牡丹  
经常把黑夜吵醒  在南关东巷子  
我经常看到  一个登三轮车的女人
从晨曦里出来  像一幅素描  

在建材市场迷路

不知道那里是陷阱  旋涡
机关何时开启  那些潜规则
躲在暗处  就像这个城市的曲幽小巷
太阳目光短浅  绕过黑暗死角  
壬辰年四月
我轻易地陷进了生活泥潭

那些明明灭灭的货位  店铺
导购小 姐们的微笑  扑打着翅膀
飞来飞去  她们的热情让阳光羞愧
这很容易让一个中年男人
大脑短路  还有那些上榜品牌
多像新丝路选美模特

我的大半生  居无定所
人到中年  却被一套房子套牢
一把购物发 票  在那里窃笑
我的虚荣  家底  和贞操
早已被一套房子掏空
掏空了  还有我未动笔的遗属

红草莓家具城

走进这座迷宫  我的视力严重短路
那些沙发  餐桌  书柜  和床
那些量身定做的钢化玻璃  红木  油漆
挂着胸牌  露出窃笑
它们如一件件利器
发出诱人光芒

我乃一介书生  囊中羞涩
面对一群致命天敌  束手无策
同行的妻子说  你当年追我
也未见如此艰难
在一群天价家具面前  我变成了一只
躲闪的老鼠

这样的结局  多么尴尬  无奈
在红草莓家具城  那些木头  
一个个瞅着我  一言不发
像乡下待嫁的妹子
而我的矜持  和智慧
被爆光在阳光下  待价而诂

路过静宁小区

什么时候  这里变了表情
当年骚动的一块伤疤  现在安静下来
大脑里储存的不良记录  正在
被置换  删除  或屏蔽
初夏经过静宁小区
我行走的脚步慢了下来

那些曾经爱昧的灯光  如今
明白了许多
还有那些禀夜进入小区
神色荒张的人  已被宽敞的街区照亮
当年疯狂的马路市场
被一场台风刮走

我还发现了一些细节
街墙上苍蝇一样粘贴的性病秘方
什么时候  已被
霓虹灯和文明公约  履盖

暂居安康

扛着风雨奔波半生  终于
在一个叫金州的城市  停下脚步
暂时栖息在这个陌生地方
收拢翅膀  做一只越冬候鸟
有东南风吹醒节令  雨季坐在
汉江上  雾岚里洇温着汉调二黄

数不清的小巷  折叠着
弯曲的伤口  和叹息  多像我
有夜行人迈出小心的脚步
黑夜正在消毁证据  
面皮  五里稠酒  芝麻饼的香味
伴着生涩口语  远远飘来

我正在陷入  这个城市最低处
随身携带的故乡  方言  和气味
正在溶化  只是在夜晚有
瓷器晃动的声音  时断时续

陕西省旬阳县文化文物旅游广电局  姜华
邮编 725700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