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亥子的网易博客

一个用诗歌疗伤的草根农民。qq:1310961237

 
 
 

日志

 
 

【转载】许立志诗七首  

2014-10-06 22:26: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七首

许立志

春天里

绿色的短袖望着春天

一天短一寸

窗帘在夜里飞着

很暖,很暖的灯光躲在远处

眼睛从草尖出发

都不好意思下来打扰

现在的问题是感冒

呼吸被堵在路上

喝杯开水,不要太烫

我所说的温暖就是这个意思

土地的哈欠有点黑

黑也是湿漉漉的黑

我还没准备好迎接瀑布

我只想看着,听着,并想着

这样就好

(载韩庆成主持《90后诗歌》2013年3月13日及《特区文学》2013年第3期)

故土

我是怎样站在这儿

我祖辈遗留的故土

旷野,稻田,乡村陈年的风

目光所及我只能接受土地的旨意

战栗的土地,脊背弯曲

承载几千年战争旗帜的飘扬

那朝向天空的妇孺的悲鸣

横贯我草原般的胸膛

古城上兵将的头颅,扣响乌云大门

沸腾的不只热血,还有山川

苍老而涌动的山川

来自远方的神秘的烽火

烧红整个冬天的落雪

咆哮的历史翻滚着歌唱

我的衣裳如今破裂成前世的盔甲,手臂抵达太阳

站在这里我光芒万丈而万般愧疚

呐喊,而默默无言

(载《深圳特区报》2013年9月11日90后诗展)

悬疑小说

去年在网上买的花瓶

昨天晚上才收到

实事求是地说

这不能怪快递公司

怪只怪

我的住处太难找

因此当快递员大汗淋漓地

出现在我面前时

我不但没有责备他

还向他露出了

友好的微笑

出于礼貌

他也对我点头哈腰

为了表示歉意

他还在我的墓碑前

递上一束鲜花

(载伊沙主持《新世纪诗典》2013年11月12日)

行走的肉体

撕开这些枯萎的花朵,垂死的帷幕

被风干的命运,喑哑的厂房

韶华失色,螺丝拧紧

他怯弱的骨头关节,尖锐的疼痛

破裂,你深为了解的封闭

油腻的齿轮,咬啮

辗压红色的童年,一如火车

日夜辗压铁轨,呼啸漂泊的流浪间

雨又落下,纠缠喧哗的爱情,梦想

我看到自己的幸运或者不幸

熔进了发展中的工业废水

饱蘸叹息的目光,弯曲

像沉默的木棉枝桠

伸进时代麻木的灵魂,忍受

臃仲疲惫,黑工衣下

行走的肉体

(载《天津诗人》2013冬之卷90后诗歌专号)

小小的湖

细小的晨曦被微风吹送着

我看过风景看过雪

独不见一个早晨的明亮

小叶榕有瀑布般的根须

拂过路边行人困倦的脸

谛听这些声音,这些光线

我的内心是宁静的

它庚续了朝代间缄默的溪水

爱与孤独,树脉上流动的思想

土地上碎落的方言

我弓腰,拾起几枚

在阳光下反复诵读,咀嚼

抵达每个乡村,每个生命的卑微

展望新的日子,我满怀期待

湛蓝的喜悦在心里荡开

静卧成一面,小小的湖

2013-3

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那些我认识的不认识的人

会走进我的房间

收拾好我留下的残骸

清洗我淌满地板的发黑的血迹

把凌乱的桌椅摆好

把发霉的垃圾倒掉

把阳台上的衣服收回来

那首没来得及写完的诗会有人帮我写完

那本没来得及读完的书会有人帮我读完

那支没来得及点亮的蜡烛会有人帮我点亮

最后是那抹长年没拉开的窗帘

帮我拉开,让阳光进来逗留一会儿

再拉上,然后用钉子死死钉住

整个过程井然有序,庄严肃穆

收拾完这一切

人们排队离开

再帮我把门悄悄带上

2014-7-19

重生

锤下这最后一钉,我就可以安息了

掌锤者韩老三,入行数十载

经验老到,技术娴熟

钉为六寸钢钉,棺为大红豪棺

儿孙哭声嘹亮,送葬队伍无插队掉队之乱象

围观者众,鞭炮声够响

其余诸如报地头、买水、饲生、接棺等

亦是应有尽有,有条不紊

终点已到,时辰亦到

此刻他们正把我的棺柩吊进墓穴

母亲呵,我就要回到您的子宫

2014-6-29

附:徐敬亚伊沙韩庆成宫白云点评许立志:

这是走!春天走。季节走。人走。心走。为什么不可以理解为年龄走呢!走得缓慢,原因是盼望。正如一个少年走向成熟,正如近走向远。“一天短一寸”——这是永恒的、不紧不慢的、突然而至的速度。“我还没准备好迎接瀑布”——这是每一个季节、每一个年龄、每一个历史事件到来之前的、必然的措手不及!

——徐敬亚(点评《春天里》)

因有《低俗小说》这部名片,文青们学会了一种结构方法和叙述手法,看本诗题目,我本以为是玩这个范儿的,一直读到最后两句(读得我一哆嗦),我才触摸到真正的才华,这时候再看标题,真是大有深意:非但我们的生活充满悬疑,连同我们的生命。想象的诗意,与“事实的诗意”究竟是何种关系?想象,即心灵的事实,想象的诗意即“事实的诗意”之一种。

——伊沙(点评《悬疑小说》

因为在画里乡村,因为在油菜花怒放的时节,我加倍感受到雨水,云朵,午、晚的温差,一切与春天有关的躁动。但面对这些,作者的内心是安静的、温暖的、舒缓的,他还要多听、多看、多想,用一些时间,一些谦逊,一些准备,去迎接,去融入,去湿漉漉的画布上,留下自己的一点,或者一滴。

——韩庆成(点评《春天里》)

这三首诗均表现出很深重的沧桑感和忧患心理以及对身着“黑工衣”的底层人群的悲悯与同情。而作者总是试图让他们从自身的命运与时代的“黑暗”中剥离出来,却始终“无力。他深重的内心所负载的“足迹”如此的沉重,谁能给“行走的肉体”以“宽恕”?只有自己拯救自己,到年老时“秉烛诵经”。而我们仿佛看到在他心灵与现实之间颤动着一条绳索,上面布满了割裂的伤口以及命运无尽的深渊。读这样的诗,让人徒生一种凄凉与悲叹!这也许就是“工业化的废水”对一个90后心灵的侵蚀。

——宫白云(点评《足迹》《宽恕》《行走的肉体》)

(选自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90后诗歌栏目)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