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亥子的网易博客

一个用诗歌疗伤的草根农民。qq:1310961237

 
 
 

日志

 
 

【文学理论】山城子第五次“修辞研讨课”备课资料  

2015-02-17 16:19:27|  分类: 【文学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新诗读出来的修辞学收获(六)
   
作者:山城子(李德贵)
   
    很喜欢朱佐芳的诗歌,因为阅读的过程,不仅是个审美享受的过程,同时也是让我有所收获的美事。比如被收入《中国诗歌》第二十七期的《人生况味知几许》,就让我爱不释手。请看原诗:
    ◇人生况味知几许
    恪守着阳光与月光的方位,恪守生活的潜规则
    纵横驰骋的江湖,在一枚名词被一枚动词劫走之前
    我们得事先安排好手中的每个细节
    譬如菜市、职场、房贷的周期
    譬如月夜下,每一道窗户暖色的温习
    实际上,我们不能只在一首诗歌里
    翻找想要的幸福指数
    人生,已被越来越多的窒息和恐惧围困
    城市森林、毒大米以及不断膨胀的物欲、红尘诱惑
    槟榔,我们得从这些疼痛的字眼里挣脱
    趁着月朗星稀,驭风潜逃吧
    不要去怯意理性和感性的某种关联
    为此,五月的渡口,兰舟待发
    我们势必将自己安置于一阕词的意境里
    不问光阴,不问流年……
   
   
   
   
收获第十八:完全可以称为拟词格。
   
   
物质永远是精神的基础,安排好每天的生活与工作,才可以上网写诗贴诗参与诗歌活动。即或谁把诗当作爱妻,也必须有物质基础,这点鲁迅先生早已用他的文字《伤逝》说清楚了——诗意阐明的当然是个很大的哲理。
    妙在这样的意思,竟然表达得这样的诗意。原因就在于诗人所进行的积极修辞。
    一个动词“劫”作了拟人式活用,于是我们就认同了那“名词”代表的是诗人自己,而“动词”,说的就是打开电脑上网。一个诗人,不说一个诗人,而说一枚名词;打开电脑上网,说是一枚动词的“劫走”。两者很像借代,但从来没有这样转弯抹角的借代,我觉得这是一种新的修辞方法了。我们知道,把物人格化叫拟人,把人物化叫拟物,这里却是把人,连同人做的事情,都给“词语”化了,因此可以称作拟词的。
    拟词格,就是把事物拟成与之具有某种联系的词语的一种修辞方法。
    我们说诗人,从词的性质上看,是名词,于是就把诗人拟为名词;而打开电脑上网这样的系列动作,作为词的性质说,是动词,于是这系列动作,就拟为动词了。
    说“手中”也是拟词。因为这样说并非真的在自己的巴掌上,而是说正在办或将要办的什么事情。人们平时就是这样说的,可见这样的拟词,也先产生于民间的口头交流,而后才被文人用在文章的。
    用“细节”这个文学的常用语,来概括那些柴米油盐酱醋茶,乃至感冒发烧送孩子上学上街买菜……诸多事情,也是拟词。拟词的修辞效果可以使文本更加婉约别致,更具张力。
    第二节的“一首诗歌”也是拟词,被拟的事物应当是“一种生活方式”或“一种生活状态”;而形容词“窒息”“恐惧”被活用为名词后,事实上也运用了拟词格,其被拟的本体,应当是那些危害人类生存的不法事件,和有害食品威胁健康一类的事故。
    第三节的“一阕词”也是拟词,被拟的事物应当是“安全愉悦的生活环境”。
    这样全诗就是八个拟词格的应用了。我们再回过头去验证一下这种新修辞的阅读效果,体会一下,是不是婉约而别致,是不是更有张力了呢?如果不用拟词格,而直接写出那些本体事物来,还能有诗性吗?
   
    别处我曾留心飞花(赵静端)写给我的诗舞马甲悬铃木的一首诗,标题就是《悬铃木》原诗如下:
   
    悬铃木
   
    小时候,奶奶牵着我的手在县城的街道奔走
    街道很倾斜,路边法国梧桐树的树荫也很倾斜
    那时,我不知道倾斜的本意和外延
    只知道,到了晚上
    一边有灯光,一边有星光
   
    那时候还不流行风铃,也不流行纷繁的绿化树
    我也不知道有香榭丽舍大街和凯旋门
    那时的自由,就是可以在街道上如风般奔跑
    那些梧桐,悬铃,车辆都不太拥挤
    那时心与心,人与人也不太拥挤
   
    多年以后我知道街道不再倾斜
    只有老家后面的山坡和父辈的脊梁还在倾斜
    倾斜的还包括那些庄稼以及在斜坡上谋生的牛羊
    多年以后我看到,一边是倾斜的是繁华
    另一边倾斜是贫瘠
   
   
    诗旨掩藏在“倾斜”这个词语里。如果从修辞学的层面看,这是拟词格的运用;而从写作手法上说,就近似隐喻或象征的性质。“倾斜”的本体,当是一端高而另一端低的事物。第一节回忆小时候,还只有城乡间的一点差别;第二节具体说那个时候贫富差别不大,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不紧张,比较和谐和睦。第三节则指出当下社会的分配的不公,贫富差距太大了。诗人为了表达这个诗旨,找到了一个很含蓄又很贴切的一个词语,这就
    是“倾斜”。有意思的是,诗人还将我的马甲“悬铃木”,在字里行间给解释了,就是法国梧桐,还镶嵌进了法国文明的标志性的香榭丽舍大街和凯旋门。这样的行文给读者以姿态活泼挥洒自如的感觉。
   
   
    收获第十九:成语或短语用如形容词。
   
    请看朱左芳《爱莲说》(收入《中国诗歌》第二十七期)中的一节诗:
    由任俗世清兮浊兮
    我必须坚持与水草同行,与鱼群做伴
    欲取一片蛙鸣和长满歌声的月光
    让自己的名字,纤尘不染……
    “长满歌声”是动宾式短语,在这里诗人拿来修饰“月光”,从句子结构看,那就相当于形容词了。这符合修辞学积极修辞中的词类活用原则。但,准确说这不是词,而是比词大的语言单位——短语。于是可以说这是“短语用如形容词”的修辞方法。
    “纤尘不染”是成语。在这里虽然做了“名字”的谓语,但那谓语的结果,不过就是“纤尘不染的名字”。也就是做了“名字”的修饰语——相当于一个形容词了。这是“成语用如形容词”。

   
朱佐芳在短诗《隔世离空的蓝颜》中写道“三尺青峰的词人/只剩瘦骨嶙峋的马车/痛成一杯对饮” “瘦骨嶙峋”这个主谓结构的成语,是修饰马车的外观形象的,因而整体上具有了形容词性。这当然是“成语用如形容词”。
    如果下个定义,就是:为了别致地表达情思,把成语或短语整体性(不改变原意)地用如形容词的修辞方法。
    在其他诗人那里,也不时出现这样的活用。
    例句:“没读过书的爹娘,用简单的/行动,沿着一条道听途说的路径/把你的思想送给我”(摘自涅阳三水《我在车上读到你旧年的诗》)
    “道听途说”,做了名词的定语,表示路况,就有了形容词的性质。
    例句:“梅才刚刚透露出一点讯息 /你就开在了春天的路上 /措手不及的热烈 撞击着所有人的心扉(摘自枉凝眉《曼佗罗》)
    “措手不及”在这里,是用来修饰形容词活用为名词“热烈”的,因而具有了形容词的属性。
   
    收获第二十:动词的喻拟式活用。
   
    又读到朱佐芳的《提及春天(组诗)》之《春光,浅愁》,原文15行三节如下:
   
    ◎        春光,浅愁
   
    洇出桃花,烟柳满锦城
    鹅黄的小令,一声紧过一声
    春色不断的拔节。云雀一张嘴
    就说春栅关不着。许多愁
   
    垂柳是一把竖琴,轻吟浅唱
    鸟语衔来春天的钥匙
    打开季节的门扉,我看到诗人们在一堆词汇里
    翻来覆去不断拆字组合,翻找春天
    诗歌的内核丢失,我们的精神缺失
   
    许多人,采撷着唐诗宋词的众多意境
    肆意的涂抹,炼字、炼句
    想用新奇的词汇语法描出新意
    学风自由不羁。而我的眼神掬满焦灼
    找不到春天的注脚。但,为了春天
    我只得将一些词,反复淘洗
   
    这首诗写得很美,通过春天的描写,道出了当下诗歌的现状,以及诗人们为诗的前景的担忧和努力。诚然,诗人用了许多常用的积极修辞格,比如比喻、拟人、复沓、成分排比及新格排词。但用的比较多的是动词的喻拟式活用。
    动词的喻拟式活用,是指行文中通过比喻而将非物拟成物,同时省略喻体,而用喻体相关联的动词搭配非物的新词类活用。
    第一节中的“拔节”,是动词性的双音合成词,这里是将“春色”比喻成高梁玉米甘蔗等可以拔节的植物了。但被省略了,只用“春色”直接搭配高梁玉米甘蔗等植物生长的动作“拔节”。这时的阅读效果,如同拟物。
    第二节中的动词“翻找”也一样,是把春天比喻成了可以“翻找”的物品,但什么物品也没见(省略了),让“春天”直接与动作“翻找”搭配。同样,第三节中的“采撷”、“ 掬满”、“淘洗”,都是这种活用方法。
    这样的新的词类活用所以被许多诗人不约而同地创新出来,当然是诗歌的重要属性——简约或精炼
    的要求使然。
    说许多诗人,是我在网络阅读中,时常地碰到。
    比如:“我喜欢/ 大珠小珠落玉盘/ 溅起来的/ 得得达达的声音”(和平岛长诗《火龙》-《北美枫》诗刊总第5期)。
    语境中“溅起来”的,我们一定会想到水珠。是的,诗人这里就是将溅起来的水珠,比喻那个“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其。阅读效果,又如同把声音拟物了。
    再从下面的例句体会:
    “到了这个季节/ 大江的心才开始惊颤/ 绵绵玉龙/ 被沧桑割断”(天荒一隅《开江》-摘自作者的博客)。
        “割断”分明是锋刃的动作,这里却隶属于“沧桑”了。就是说,在句子的背后诗人是把岁月的沧桑,比喻为锋利的刀刃了。
    “日子被当成缎子/ 我们在调侃和新鲜里/ 种植下一个春天” (黎阳的长诗《情人节后的99朵玫瑰》第50首)。
    “种植”,当然是用于植物的种子或植株了,诗人这里却给了有象征意义的“春天”。背后的原台词是“像种植下一茬庄稼一样,种植下一个春天”。请注意,句子恢复原貌,“种植”这个动词,就属于“拈连”格了。所以,类似这样的比喻活用,就是拈连格省简的变形。
    “而我深陷荡漾的季节里/ 满足地叹息、荡漾”(夏雨《让我盛开》-摘自网络)。
    “深陷”的背后,一定有“像深陷泥沼一样”,接下来才是“我深陷荡漾的季节里”。这也是拈连格省简的变形。
    “我们把秋天燃烧了/ 那些伫立的干柴 燃烧了我们以后的日子”(黎阳的长诗《情人节后的99朵玫瑰》第21首)。
    这里是将爱比喻成烈火,但省去“烈火”的字样,只出现“燃烧”,这样使诗句简约而灵动,又别致。
   
    2014-5-8从笔记中整理
   
   
  
  
读新诗读出来的修辞学收获(七)
作者:山城子(李德贵)

在我国,佛家文化经过上千年的传播润泽,已经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了。佛家的轮回思想,尽管在唯物主义者眼中,不过是一种虚幻,但对于陷爱于深挚之中的弃男来说,是宁愿有来生的。著名诗人马兆印写的《凝望》(见《诗歌蓝本》2006年总第2期25页),正是借助这种社会文化背景,为读者塑造出了一个对爱深挚到来生的弃男形象。请看原诗:

把柴扉关紧,搂着黑夜静候
一两声的虫鸣擦耳而过,听一种呼吸
破门而入。我握不住那一滴水的暖
用心盛接蔓延的须

一粒苹果端坐茶几,你是我的甜
核的出走遗留五粒黑籽,怀抱今生
你是来生的一朵苹果花。就这样等
等你的足音踏响一地芬芳


收获第二十一:可以叫简补格吧?

仅仅2节8行的小诗,但所含内容足可以敷衍为一部中篇小说了。凝练而庄重,简洁而丰富,含蓄又飘逸,是兆印短诗留给我的深刻印象。我们网上相逢也有十年了,每每得到他的指点,总是受益匪浅;进而解析学习他的诗作,更会受益匪浅。就说这首小诗对爱情题材的拓宽,是不容置疑的。从古至今,但见弃妇泪湿诗词,那见过弃男的哪怕是影子呢?没有。没有现在到兆印这里有了,当然是拓宽。

第一节写得相当细腻,那种盼望女人归来的情形与心境,呼之欲出了。跳跃到第2节,用苹果的系列意象说话。一个“甜”字,印证了第1节对爱的回想。然后回到现实——只好拉扯着5个孩子终此一生了。但深挚的爱依然不放弃企望,哪怕静候到来生,也深信能等到“你的足音踏响一地芬芳”。这样的结尾,极有力度地强化了被弃男人对爱情的执着和深挚。

“踏响一地芬芳”,这样的修辞很美,美在精练得经典而别致。如恢复正常的叙述,应是“踏响在一路芬芳四溢的春天大地上”。这应是对介词短语作补语时的一种省略的搭配,这是否意味一种新的修辞格的诞生呢?可以叫做“简补”呀——就是对“踏响”这个动作及效果发生的处所与氛围的简略补充。

事实上,做为诗人不论从前现在还是未来,都是语言向美发展的开拓者。谁开拓得越宽,谁的诗艺就越高,对语言发展的贡献就越大。


收获第二十二:形容词的喻拟式活用

形容词的喻拟式活用,是指行文中通过比喻而将非物拟成物,同时省略喻体,而用喻体相关联的形容词搭配非物的新词类活用。

著名诗人马兆印写的《概念》(见《诗歌蓝本》2006年总第二期25页),有这样的句子:“蹲在这座宫殿里,独自疗养/不要被春天拾走你的灿烂” ,
“灿烂”一般是修饰太阳的,这里的意思,恢复非诗性语言应为“不要被春天拾走你太阳一样灿烂的人生”省去“太阳一样…的人生”,留下“灿烂”,就留下了比喻效果,而使诗句更加简约灵动。同时也看到“人生”非物,而只留下“灿烂”,也就有了物(太阳)的光芒。这又是拟物的阅读效果。

这样的形容词的喻拟式活用,如同上篇提到的动词的喻拟式活用一样,也是当代诗人们仿佛不约而同就开始运用了。至少我是说不清他们谁先谁后开始在自己的诗作中应用的。我觉得也没必要考察了。

请看下面的例句,再多体会一回吧。
“是我凋零的心/你看火焰这么高,而比火焰更高的/是今年夏天的温度。我们直奔主题/ 躲过那些枝枝蔓蔓的细节”(李轻松《亲爱的,有话跟铁说吧》- 摘自《诗歌蓝本》2006年总第2期)。“凋零”一般修饰秋天的植物,“枝枝蔓蔓”则形容夏天繁茂生长的植物。这里用到“心”与“细节”上,就都产生了喻拟的修辞效果。但由于省略喻体,而直接用喻体的某些性状替代,整体上就不是比喻格,又因为拟物格是将人或动物拟作动物或植物或静物的,而这里却是使非物有了物的感觉,所以也不是拟物格。只能说是形容词的喻拟式活用。

“父亲的趾甲像马掌一样厚 / 我像马掌师傅一样,切着他 / 陈年的泥泞 /我寻找不到哪怕一星粉笔的白(杯中冲浪《怀念父亲》-摘自北美文学网)。“泥泞”是修饰路况的,这里省略了路,而直接用“泥泞”。于是就令人想及诗的主体形象父亲的往昔人生之路的不容易。

  “同居——是的,我渴望和一粒年青的麦粒/过幸福的家庭生活/我喜欢它的温存、它的清凉的体香/我会因它的透明而清澈起来”(杯中冲浪《和一粒小麦同居》-摘自北美文学网)。这里是用干净的水来比喻的,但只出现了“清澈”这个修饰语,诗人要的是喻拟的效果。



收获第二十三:数量词的拟物用法

、 “你可以卸妆,用半盆的呢喃/ 温暖出嫁的米兰”(马兆印《一个人的自语》-摘自《诗歌蓝本》第6辑)。“半盆”是数量词。这里与主词“呢喃”搭配,就产生了拟物的效果,因之可以称之为数量词的拟物用法。
诚然,这样的用法,也见于其他诗人的作品中。
“挥一段盘虬枯墨的苍劲/ 画三两朵花团锦簇/ 一笔妖娆,再笔妩媚/ 难写的是枝头那意蕴含苞” (半溪明月《梅》载于《北美枫》第5期)。

“一段”与“苍劲”、“ 三两朵”与“花团锦簇”、 “一笔”与“妖娆”,本来是不搭界的词语,但这里搭上了,遂使“苍劲”“ 花团锦簇”“ 妖娆”这些形容词或短语,就有了质感的美丽。质感来自数量词应搭界的实物。因此这里也是数量词的拟物活用。

“那一串又一串悲凉的绝望/ 越来越弱,越来越小”(重庆子衣《我人性的失望是有根据的》-摘自《诗歌蓝本》第6辑)

这里“一串”的复沓,搭配给“绝望”,还是拟物活用。

 

收获第二十四:量词的变形活用

“一粒苹果端坐茶几,你是我的甜”(马兆印《凝望》-见《诗歌蓝本》2006年总第二期25页)
“粒”是用于小而坚实的谷物种子的量词,如“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而诗人这里用于苹果,苹果就有了坚实小巧的意味。这有些近似于形容词,因此应当叫做量词的变形活用。


2014-5-10于黔中夏云镇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