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亥子的网易博客

一个用诗歌疗伤的草根农民。qq:1310961237

 
 
 

日志

 
 

【精品诗评】黄土层:《中国当代短诗鉴赏45首》  

2015-04-13 21:08:17|  分类: 【精品诗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土层:《中国当代短诗鉴赏45首》(2


  如果蚯蚓被误伤
  
  唐诗
  
  
  如果蚯蚓被误伤,也就伤着了
  泥土中褐色的天空,深处的泪水不再行走
  草根急急地赶来问候。如果蚯蚓
  被误伤,就等于伤着了我兄弟的手足
  安详的气息遭破坏,我的文字岂能不暗暗地
  流血?如果蚯蚓被误伤
  锄头必然隐隐作痛,并默默地忏悔
  我的故乡会猛烈地颤抖
  
  【黄土层点评】:诗人的心在一截可能被误伤的蚯蚓身上一波三折地扭曲和颤抖。唐诗的这首蚯蚓诗与其说在写伤害不如说在写和谐生态遭到破坏之后的诗人心态的动荡。
  
  晨景
  
  范倍
  
  在林间小道上走,我睁不开双眼。
  一些瞌睡仍然紧抓着我的细胞。
  
  冷风吹过路旁粗糙的石头,
  一只鸟在暗处低低鸣叫。
  
  一个早起的少女打哈欠,扭动细腰肢,
  而我(迟到的幽灵?)却忽然想起
  昨夜使用过的旧机器。
  
  【黄土层点评】:“旧机器”倒不宜落实为一个实体,但旧机器的出现具有反衬效果。不仅衬出“我”在晨景里的尚未苏醒,更重要的是衬出少女的明亮。
  
  15勒克斯
  
  谢君
  
  吴季兄问我:15勒克斯何谓?
  我说是照度的单位,勒克斯或称米烛光
  许多年前,一个唐朝的诗人
  在约3000勒克斯的窗户光前
  低头思念故乡。但是,如果把照度
  降低到15勒克斯,我说,兄弟
  它就不再是光亮,它已经不是单位
  只是一种感觉,孤独的感觉
  在我10年前,在农场的红磨坊酒吧
  
  【黄土层点评】:勒克斯是照度的单位,诗人的高妙处在于将孤独作了量化处理。15勒克斯比照3000勒克斯,比照出比李白当年更加深的孤独体验。
  
  什么能让风苍老
  
  吴兵
  
  什么能让风苍老
  我的胡须总在它面前颤抖
  慷慨地解开过的
  青春的一排排纽扣
  现在到了一颗颗系紧的时候
  
  风给了我花粉
  我却给了它惊诧
  我对鞋上的草屑说:
  “朋友,你看我来得多么突然!”
  
  【黄土层点评】:读诗的愉悦感来自诗人轻松的节奏,新鲜的意象,以及把握生命情态的驾轻就熟感。几乎每一句都很喜欢,尤其尾句的出其不意,巧妙地点出了苍老的猝不及防。
  
  带红外瞄准镜的步枪
  
  勿
  
  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
  借助于红外瞄准镜
  可见一个女人在透过窗户望着窗外
  什么也望不见的风景
  狙击手的手微微颤动了一下
  甚至想把自己的步枪借给她
  
  【黄土层点评】:口语诗写到这个程度,显示出了不着痕迹的老练感,借枪这个细节着实精彩,把它想象成丘比特之箭就更具意味了。
  
  山坡上
  
  阿信
  
  车子经过
  低头吃草的羊们
  一起回头——
  
  那仍在吃草的一只,就显得
  异常孤独
  
  【黄土层点评】:仍在吃草的一只羊,不就是异端吗?短诗出彩,构思是关键。
  
  芦笛
  
  东荡子
  
  我用一种声音,造出了她的形象
  在东荡洲,人人都有这个本领
  用一种声音,造出他所爱的人
  这里芦苇茂密,柳絮飞扬
  人人都会削制芦笛,人人都会吹奏
  人人的手指,都要留下几道刀伤
  
  【黄土层点评】:已故诗人东荡子的诗歌艺术已臻成熟,“芦笛”“声音”“所爱的人”如此自然地联系起来是不容易的。伤痕累累造笛子,深深切切造声音,发自心声的芦笛造爱人,诗人的功夫不是状物,而是抒情,达到了情物合一。
  
  河流
  
  泉子
  
  是他的祖母将他扔进了一条河里
  就像被抛掷的另一块石头
  缓缓地,沉到了河底
  是一个瞬间,在抹平水面上那些细小的涟漪
  他的父母亲并没有再一次记起这个失踪了
  的孩子
  他们依然在河的下游,洗涤、淘米
  烧制他们的一日三餐
  并从水中钓起了一条,又一条的
  由他的孩子的身体喂养长大的鱼
  
  【黄土层点评】:这首诗在讲一个悲惨的故事,有点俄狄浦斯的命运。但诗人冷静的叙述里,蕴藏着至今未能解破的悲剧谜底。
  
  劳动者
  
  黄礼孩
  
  到处都是缺乏雨水的生活
  
  恍惚的下午
  一个乡下的劳动者
  拿着石头,蹲下来
  看一群蚂蚁在搬家
  
  教堂的钟声
  飞过了建筑群
  
  【黄土层点评】:这首诗的妙处在于提出了一个问题,谁是真正的劳动者?乡下的劳动者,蚂蚁,钟声?缺乏雨水是共同的现实命运,但他们是有差异地恪尽职守。
  
  即兴
  
  朱朱
  
  被梦中跳绳的女孩惊醒,
  划亮火柴,房间里弥漫开
  烟雾,现在她消失了。
  
  她消失了,将门前一座秘密的
  庭院带走。此刻的阳台,
  像缩小在一个模糊光斑里的冬天。
  
  【黄土层点评】:梦醒时分的失落太多了。诗人通过一个美梦的醒来,即兴记录下了失落的重量和冰凉感。


  在夜里
  
  余怒
  
  三个演员边走边说话
  一个在诅咒坏天气
  一个说她梦见了一出喜剧
  一个一遍遍地诘问:
  “谁是
  木偶心中的影子”
  雨中,电车怀着欲望
  飞驰而过
  她们看见:电车上没有乘客
  
  【黄土层点评】:一幕荒诞剧,过于深入其中就会将现实世界立即荒诞化。生活中不会有鬼片,诗歌里也不需要,但余怒留下的神秘世界,竟然诞生了诗歌,这是个奇迹。
  
  南北
  
  苏浅
  
  这个时候的东西
  不是东西
  
  道路拐弯,我手中百合,复杂得要死
  香味紧紧地,花瓶空了出来
  
  这个时候,假象的敌人出现
  有两朵花
  一朵大,一朵小
  
  它们开得晕,一遍又一遍
  不知道自己开过了
  
  【黄土层点评】:“不是东西”是对“南北”最好的解读,结合下文可以看出这是一首关于绝情和苦思的诗歌。苏浅的诗句是骨髓里的精气,内化掉了熟常的表意模式。


  诺曼底
  
  伤水
  
  某年某月某日,有成群人从浪里窜出
  再浪一样扑向海滩
  
  就是没有战死
  也没能活到现在
  
  现在,敬请射入波浪胸膛的子弹
  分一颗给我
  
  倒地的姿势,我已经预习了十遍
  
  【黄土层点评】:写二战的诗歌容易坠入主流宏大叙事,诗人伤水竟独辟蹊径用“倒地的姿势”来表达对盟军的英雄崇拜,这真是一个漂亮的姿势。


  
  后背的草帽
  
  左岸
  
  
  现在大家都异常忙碌
  甚至一次雨中用过的草帽
  都忘记从后背取下来,
  长时间沐浴风风雨雨,
  这些草,复活了
  后来隐隐约约听见一两声虎啸
  人们误认为自己神经过敏


  【黄土层点评】:左岸这首《后背的草帽》写得有趣极了。不仅因为放纵了超凡的想象力,还因为将一种遗忘的物件赋予了重新启用的权利。
  
  
  
  刘川
  
  衣服有着我们身体的形状
  我们也有着
  孩子身体的形状
  也许
  我们就是
  孩子的衣服
  他们从我们的内里出来
  把我们脱了下来
  却放在一边儿
  从此忘了再穿上
  
  【黄土层点评】:又是一首巧思之作。我们与孩子的关系,避开一切伦理的文化的规定,被如此轻巧地比喻,倒也充满童趣。
  
  睡在工具箱上的小女孩
  
  刘卫
  
  盖一身街树的荫影
  仰卧在工具箱上四肢散开
  突然伸过来的车灯
  把她的一半脸照亮——
  浮雕一只耳的轮廓
  如一朵荷伸在
  夜之上的听觉
  一片光的蝉翼停在
  小巧的鼻脊上起伏
  五个小手指伸进
  车灯的大口袋抓满手的亮
  
  【黄土层点评】:底层书写的诗歌多了,这首《睡在工具箱上的小女孩》读之令人心疼。夜归喻示着安息,但安息却是一只运动中的工具箱,却是一个小女孩,她“抓光”的小手指,显然是诗人赋予了其象征性,却昭示了读者的揪心和慨叹。
 
  火焰把自己烧成灰
  
  瘦西鸿
  
  我看不见是什么东西在燃烧
  从始到终
  我看见的就是一堆火
  
  一堆火越烧越旺
  一堆火把空气烧了一个洞
  越来越大一堆火
  自己在不停地燃烧
  
  最后火熄掉了
  我看见的只有一堆灰
  被风刮走
  
  【黄土层点评】:只写一点过程,只写最重要的。诗人瘦西鸿最经济的聚焦方式,表意效果是事半功倍的。你可以说火焰是生命的喻体,也可以是别的什么。
  
  寸磔之死
  
  兰雪
  
  或曰凌迟
  始于五代,盛于明朝
  
  又名脔割
  就是用刀
  把犯人身上的肌肉、器官,一块块削下来
  直到死亡
  
  有八刀、二十四刀、三十六刀、七十二刀、一百二十刀的区别
  而明代则攀升到千刀以上
  
  【黄土层点评】:凌迟之刑是残酷的,诗人写得冷峻。仿佛没心没肺。“而明代则攀升到千刀以上”一句则点亮了说明文式的叙述,明朝,制度和人心的残忍登峰造极,类似于史笔的下刀,才见出诗人的心肺。
  
  凝神
  
  余笑忠
  
  这一刻我想起我的母亲,我想起年轻的她
  把我放进摇篮里
  
  那是劳作的间隙
  她轻轻摇晃我,她一遍遍哼着我的奶名
  我看到
  我的母亲对着那些兴冲冲喊她出去的人
  又是摇头、又是摆手
  
  【黄土层点评】:母爱是海。说得再伟大也不为过。《凝神》一诗较好地选取了母亲对摇篮里婴儿的凝视,慈爱,专注,依恋尽入期间。仿佛旧年的温煦阳光至今没有褪去。


  
  
  庞培
  
  爱来了,午夜也已临近
  我们像两个掘墓人
  偶尔在荒郊碰面,互相
  给对方壮胆,赞美着死亡
  
  【黄土层点评】:诗歌要表达的意思一目了然,没什么新奇。我要赞美的不是“死亡”,而是这种表达形式。因为诗歌本身的魅力,让我们活着的一切方式,进入审美。
  
  身份
  
  莫卧儿
  
  爱上一位死者
  要尽量端庄
  小心翼翼不去揭穿对方的身份
  
  【黄土层点评】:三行短诗写出了千钧之力的情感,或者悲伤。这就是诗。


  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卧夫
  
  我的心脏
  是我的坟茔
  我曾深情地躺在里面睡过懒觉
  偶尔觉得一阵疼痛
  那是过往的车辆
  把我碾成两截
  长着双脚的部分向树荫的方向走去
  我选择了和脚在一起
  于是,眼睛离我越来越远
  我的温暖的坟茔也越来越远
  路灯忽明忽暗
  也许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只好用脚
  怀念一个空酒瓶子。
  
  
  【黄土层点评】:这是已故诗人卧夫被传为具有谶语意味的一首诗歌。意识一贯而肢体支离。我不以为卧夫用这首诗预测到了自己的死亡,但这首诗也的确活画出卧夫生存状况的分裂和挣扎。一只空酒瓶,就是孤独者的一个喻体。


  每一根草尖上都有一匹马的故乡之:德令哈
  
  何燕子
  
  如果,在八百里瀚海戈壁上
  把粗粝的风捣碎,再增加一片云朵
  白色的鸥鸟,就会从蓝色的柯鲁克湖飞过来
  
  
  如果,在一滴泪水的边缘
  提携飞泻的月光,再把金色的口信留在德令哈
  那一夜,就会挽住一个只想着姐姐的诗人
  
  
  而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孩
  曾在巴音河的岸边,想起宁静的爱情
  悄悄美丽着
  
  【黄土层点评】:名不见经传的小地儿德令哈因海子的一首短诗而名声大噪。诗人何燕子是去过巴音河岸边的,她将穿越和挽留的美好愿望赋予了戈壁,海子,以及爱情的信念。何燕子的诗歌纯净,明朗,抒情的核心里充满箫声。

 

转自黄土层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c8df2c0102w1r2.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