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亥子的网易博客

一个用诗歌疗伤的草根农民。qq:1310961237

 
 
 

日志

 
 

【精品诗评】微型诗妙语集锦及亚夫简评第二季016--030  

2016-01-25 21:40:21|  分类: 【精品诗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微型诗妙语集锦及亚夫简评第二季016--030



 16、藤蔓  绑架那片阳光//结痂的痛里//看风雨如何拷问  蓝蓝的梦  《呐喊的树》作者:问心
        亚夫简评:如何判定一首诗的好与坏,似乎从来没有一套金科玉律般的理论作其后盾,也没有一个精细而严谨的公式可以套用,也许这就是艺术的艺术性吧!但拨开云雾,仿佛又依稀可见“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蔚蓝色光芒,即诗歌意旨的多样性或不可知性。一首诗有所指又无所指,无所指实有所指,恰是诗歌本身的所指性。当你身陷诗歌的重重包围,左右冲突,不见生门,只是被一派混沌或清澈裹挟着、引领着,不可识别(曲径通幽处),不能辩白(欲辨已忘言),如同拈花的童子,是向佛祖示笑(有所悟)?还是向妈妈撒娇呢(我不过一个吃奶的孩子,傻笑罢了)?这就是我读这首诗的感觉,也是我读这首诗时的困惑。

        17、弯月载来沉甸甸的故乡//我把梦折叠成//稻花香的  两岸……《秋收》作者:江训榜  推荐人:金子
       亚夫简评:那晚,弯月是游子远行的扁舟,浪在梦中翻涌的波涛上,一浪一浪,满是对故乡沉甸甸的思念。首行全是通感的铺垫,“弯月”是思念的魂魄,“载”乃思念的命根根,魂飞魄散,魂牵梦绕的伤心伤神之地正是“沉甸甸的故乡”,它比梦更远,远在思念之外;所以,那晚的主人并非梦中人,他比弯月更清醒,比思念更理智,只是不甘心梦必成空的美梦。于是化虚为实,于是落地生根,于是才生出了折叠美梦的痴妄想法……折叠什么呢?空空的扁舟,悠悠的小船,而一朝靠岸,对于思念来说,只是一脚又一脚的踏空,只是一重又一重的茫然,仿佛遥不可及的故乡,仿佛故乡水汪汪的两岸,仿佛两岸梦一般的稻花,香了两岸……
        梦醒挥手,还依稀恍惚着,原来是一场月光彼岸的《秋收》。

        18、、是窗外摇曳的落叶//是湖畔的倒影//被囚在水纹里的那一瓣弦月《半边》作者:三叶三  推荐人:咏梅
       亚夫简评:三叶三的微型诗似乎不以意象(指传统意义上的空间性、画面性和完整性)争胜,因为其感觉不是呈线形的淙淙流淌,使你有足够的闲暇沐浴挥洒,或团坐下来,聆听其穿林度水时的天籁之音。三叶三的艺术感觉是点滴似的,若春雨飒飒从天而下,你却看不见雨线,摸不着雨脚,一任点点滴滴地浸润着、渗滋着,一朝春风吹澈,已是烟花千里,碧波万顷;有时候,它像梦中的音符滑翔云际,如飞鸟破空,疾驰而过,但觉余音绕耳,不辨《阳春》《霓裳》;有时,它像蜻蜓点水,一点一点荡起涟漪,一点一点向莲花绽放的笑脸上张望着;有时,它幻化为一道道彩虹环绕着出浴的太阳;有时,它催动起江河湖泊齐奔大海;怂恿着三山五岳呼天朝拜……有时,它又像未曾敞开的心曲,独自弹奏着奇经八脉,独自守望者灵魂。
        三叶三,一个不安分于微型诗三座大山压迫的泼猴,一个螺蛳壳里大吹法螺的空空道人,一个痴情三行红尘又看破三行红尘的癞头大和尚。

        19、江南的美浸到骨子里//潮涌时//多少罐子都拔不走《风湿》作者:小乙
        亚夫简评:首行“江南的美浸到骨子里”形式上是散文化的概括,内中却潜藏着通感手法的转换,即:江南以何为美?江南水乡,神仙眷念之地。其美在于水,水生万物,且为万物赋予了灵秀,点活了眉眼,所以江南的美才会美到骨子里,对江南的爱才能浸到骨子里,此为一层;湖上泛舟,水中捞月,左手采菱,右手采荇,日积月累,水浸湿淫,致使筋骨受损,疼到骨子里的爱恨交融,若血脉奔流,此又为一层。江南水涌,命中潮动,至此,阴阳交合,龙凤祥辉,呈现出了行文的多线性行走又交汇一体的艺术手法,自然亲切。正是有了这种自然而亲切的过渡,最终抖出包袱的一句“多少罐子都拔不走”才不致突兀,且回身照应了主题。

        20、从岸边回到岸边,也有疼痛//月圆,仅有一层夜的距离《战场之殇3节》作者:石樵
       亚夫简评:神性的语感是超越了思想的,它甚至是神性本身,无从期待,只能神授。

        21、夜是紧握住两岸的黑《黑夜之殇4节》作者:石樵
        亚夫简评:超感官的一次触摸;灵魂出窍后的一段旅程回顾;生和死的核心之地或边缘地带;超越了时空的一种抵达或拥抱......

        22、停止飞翔,可以拒绝与天空交换思想《黑夜之殇6节》作者:石樵
        亚夫简评:停止思考,可以拒绝倾听上帝云翻水涌的笑声。看到思想的翅膀比看到思想的光芒更让我向往天空,一如看到云上的阳光比看到天堂的入口更让我眷恋余生......

        23、目光,守着脚步渐渐老去 《笑看四季》 作者:三叶三
       亚夫简评:一种错位法的语言结构,随意调整身姿,大河上下,顿失滔滔,这正是汉语的魅力。

        24、时间起身离去//一尾鱼就翻滚在火热的河堤《奇遇》    作者:三叶三
        亚夫简评:这几乎就是小电影的特写。“时间”为虚影之词,“起身、离去”既是动词的活用、也是虚实相合后的动态延伸。所以,接下来的一幕之所以不觉惊诧,正是因为意象的自然转换和动态形象的自由推进,才越发精彩、惊奇、惊人,且空间无限,余味饶人。

        25、小蚂蚁爬上树//躲进一块旧伤疤里//往事还是潮湿的,生锈的斧头已得到原谅《一棵树的内容--旧伤疤》作者:刘忠伟
       亚夫简评:童话般的倾诉,童话般的感觉、童话般的语言。骨肉一脉,形神一体,极富神性美。

        26、归鸟落在左手,巢穴筑在右手//双手合十,一棵树离菩萨更近《一棵树的内容--枝》作者:刘忠伟
        亚夫简评:返璞归真。璞,天成之玉,不费雕琢;真,非真理也,乃性情之真也。并非双手合十你便走近了菩萨,而是你坦然了真性情,语言也是这样,坦然开来,神妙自在其间。

        27、和星星对弈//我执黑的双眼//光复了所有失地《失眠的夜》作者:小乙
       亚夫简评:不言对弈,反说失眠,云抱琵琶,东风遮面,机趣重重,妙不可言。
其实,诗歌本有的面貌是轻盈的、凝澈的,像布满夜空的星星,眨巴着眼睛,闪烁着光芒,在神与人的往来问答中充当着对答如流的信使。它因常常沐浴银河而大放异彩,又因日夜盘桓于人间烟火而心怀悲悯。它敞开心扉,一如无尽的夜空,敞开了无尽的梦想;它睁开双眼,仿佛万家灯火,仰望着鹊桥彼岸。那时,没有争执也没有英雄的悲歌,因为没有占有也没有欺凌者的炫耀。“光复”是一种游戏,一如“失地”只是一场梦。那时的诗歌单纯、美丽,还没有秉承移风易俗、王道教化的重任,也没有被现代所谓的殉道诗人们强加以拯救灵魂的使命。
        这首小诗确实给我带来了感叹,因为它的自然、干净,像两粒黑白分明的棋子,投放天空,云翻水涌。

        28、我在墙角悄悄摁下手印//试图偿还曾经的梦想《再续雪梅缘3节》作者:风剑心
        亚夫简评:有一种语言,它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就像真理,无论是风在刮还是雨在下,它早已在风雨前或风雨中行在了路上,蓦然转身,虹光漫天。这就是语言的艺术独立性和自由性。它日夜荡漾在万里奔流的语言大河中,飞雪惊雷,裂岸崩天;或潺潺缓缓,涓涓而流。循声而去,则天地一派茫然,如入梦境,不复可寻。

        29、嫩嫩的呼吸 芽芽地绿《蒲公英》作者:静谷流响
        亚夫简评:那时,洪水退却,人类因灾难而集中到统一的高地,并拼尽生命,发出了惊动上苍的呐喊。那是人类第一次劫后余生的申诉,第一次使弱不禁风的语言内心怀上了渴望春天的幻想,第一次把行将保护生命光芒的语言披上了铠甲。是的,我们的祖先就蜷缩在通天之塔的台阶上,彼此双手紧握,等待曙光的降临,并辨识着梦想窗口开启的方向。
        也许,这就是语言的初衷,它“嫩嫩的呼吸”紧贴小草的肩膀,一排排翡翠般的牙齿,“芽芽地绿”着。
        梦幻般的语境,像一件贴身的小背心,被一位叫静谷流响的妈妈穿在了蒲公英身上。

        30、添一把,再添一把笑声//让红泥小火炉上的那壶月色//正好保持,故乡的体温《暖 冬》作者:绿柳枫
        亚夫简评:绿柳枫先生是以结构见长的微型诗诗人之一。
        坚持结构主义创作无疑是对传统思维方式的一种挑战。当然,此专指微型诗。而现代诗歌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春雷炸响之初已异彩纷呈,摇撼的神州大地心猿意马、神魂颠倒,以至后来千姿百态、变化万端,愈演愈烈,一时竟呈现出无力把持之势(是否由抗争而奔向了自由犹未可知)。这些崇尚自由而又放纵不羁的诗歌,似乎走在了以马原大师为代表的结构主义小说创作的前面,并为“写什么”和“怎么写”的不休辩论提供了光怪陆离的素材和更加诡异的根据。
        重视结构的变化或变幻是微型诗自我觉醒、也是微型诗自我成熟的表现。它进一步扩充了微型诗形式上狭隘、内容上逼窄的“螺蛳壳”领地,并使“水路法场”一路向民间延伸、向民心渗透的可能性展露出了一线曙光。
        赖杨刚是坚持创新求变的急先锋之一。他的结构变化表现在从形式到内容的有机统一上,统一的前提是魔方式的拆解、瓦罐式的打破和农民军起义式的颠覆。然后他尝试用一百种草药熬制还魂汤,南山之石为骨,巫山之云做肉,他甚至不惜以跳大神、鬼画符乃至巫蛊成风作为操练微型诗新兵的魔鬼训练方式,所以,赖杨刚的微型诗好看、好玩,有魅力、有魔力,妖气冲天,诗魂不散也;
        半半先生是微型诗界神仙般的人物,也是以结构求嬗变的莲花圣手。他穿梭游走于传统的云台楼阁间,云作绸、雨为线,风剑霜刀,为日月量体裁衣。“衣带渐宽终不悔”。所以,半半先生的微型诗清寂中有枯禅、幽眇间见烟火,清淡里融炽情,掩卷良久,手有余香;
        绿柳枫先生的结构之风介于“诗妖”和“诗半仙”之间,却既不追妖风、也不染仙气,他持笔中庸,秉承正气,“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志求温和圆融。所以,绿柳枫先生的微型诗气韵贯通,润散自如,字随意走,句随形变,形神兼备,浑然无有穷尽也。
                                            2015-12-31亚夫于矮檐诗屋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